首页
奇书小说
找书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回来

    半年后。

    一只小船缓缓停靠在燕柳山后的河岸边。

    船上下来两个个风尘仆仆的人,一男一女,皆穿着一身老旧过时的衣服。

    女人摘下兜帽,露出一副清秀眉的脸,她看着天空,胸臆中缓缓吐出一口气。

    她终于又回来了,俞笙的嘴角露出一丝笑。

    俞笙没走几步,身后的男人便一把抓住她的臂膀,生怕他跑了似地。

    “说好了噢,给我十倍的钱……”

    那是个五十多岁模样的男人,干枯消瘦,眼珠发黄,穿着已洗得发白的旧衣服,双手紧紧地拽住了女人的胳膊。

    男人指甲乌黑,落入俞笙的眼里,让她产生了一种几乎呕吐的厌恶。

    半年前她在燕柳山被一群人贩子拐卖到另一座城市???,似是为了将她卖个更好的价钱,期间他们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侵害。

    她被卖到一个偏僻的山村上,给一个丧妻的鳏夫的买了下来,这半年来她一直似图逃出那个山村,可惜那坐山的山路过于交错复杂,无数次她还没来得及找到出山口便又被人捉了回去。

    被买下来的第一天,那个鳏夫就似图侵犯她,她对那鳏夫说,他敢对她行半点不轨,她就会在当晚直接用刀捅死他,有本事他一辈子不睡觉。

    鳏夫起先不相信,他看她样子就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城市姑娘,估计连一只鸡都不敢杀,还敢杀人?

    当晚就要强行把她压在榻上,不曾想那女的在挣扎中直接打碎了床头柜上的花瓶,拾起那碎片就朝他裸露在外的男根扎去!他猛地往后一躲,眼睁睁看那瓷片的锐口直接扎破了他的床单。

    俞笙敢这么嚣张也是知道这鳏夫性子怯弱,就算是看在钱的份上,他不会伤及她的性命,当晚见那鳏夫被自己唬住后,俞笙便决心与他商量,她对那鳏夫说他若将她送回京城,她便给他五倍买下她的钱。

    那鳏夫起先还是不答应,可他与女人蹉跎几个月后还是未讨到便宜,同时也越发觉得这女人太过邪性,他晚上睡个觉都不安眠,这日子过得本来就苦,这女的来了后是苦上加苦啊。

    终于在几天前,饱受精神折磨的鳏夫咬牙答应了俞笙,以十倍的价钱成交,他带着她回城。

    “呵呵,”燕柳山上,俞笙回头看着那鳏夫冷笑:“答应你的当然不会食言,不过我得先去找个人,他能给你钱。”

    沿着山谷往外走,树林子刮起了风,清新冰凉,吹着橘黄火红的成熟树叶哗啦啦地响,还记得她离开之前还是初春,现在却是真真实实的秋天了。

    半年在那污脏的山村里,俞笙宛如隔世般地再次来到熟悉的公路上,俞笙认为自己已经成功脱险了,心情愉悦的同时心下也不免也有点担心,她遇难之前祁晟发烧成那个样子,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及时地被救出去。

    祸害遗千年……俞笙不停地安慰自己,步伐却不禁急促了许多,弄得身后的中年男人紧张地拽紧了她的衣服。

    她记得她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离祁晟的公司不算远……可惜这是有车的情况,燕柳山这地方偏僻得连公交都看不到,现在口袋空空的她得一点一点地用脚走过去!

    它们坚持走了很远的路,从清晨走到下午,眼看着太阳越来越烈,两人已经精疲力尽,总算是走到了市中心,一旁的鳏夫一听说还要走段路,连忙苦着脸摆手,抠抠缩缩地掏出皱巴巴的纸币打了个的士,直接一屁股做到了目的地。

    俞笙站在街道上,看着眼前一如既往的祁腾集团的高楼,心里翻腾起浓浓的感慨和喜悦。

    后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吵杂的声音,俞笙似有预感地回头,看到了一辆熟悉的红旗车停在了路边。

    那辆车红旗她坐过了无数次,却从来没有哪一次看到它今天这样紧张。

    “啪”

    车门被司机轻轻地拉开,下来了一个身穿一身银灰色西装的男人,淡漠的眉眼,没有一丝表情的精致脸庞。

    心脏激动得微微颤抖,女人难以自抑地向男人跑去,在周围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猛地抱住男人,俞笙脸埋在男人装胸膛上,鼻间充满了熟悉的味道,俞笙笑嘻嘻地抬头:“我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