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书小说
找书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脱险

    一辆集装车在公路上飞驶着,其后跟着数辆军用卡车,前后保持着50多米的距离。

    “吴哥,根本甩不掉那群人!”前方开车的王楠气急败坏地朝后喊到。

    吴钩看着车后穷追不舍的车群,眼里闪过一丝燥意。

    僵持之势已经持续了数个小时了,再这样下去等车油耗尽他们也就只能束手就擒。

    ……难道就这样无功而返。

    这样想着,男人狠狠掐灭了手里的烟头。

    绝无可能!

    吴钩眯着眼看向角落里的两人,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王楠,往燕柳山开——”

    被祁晟握住的右手猛地一紧,俞笙抬眼,注意到一旁男人眼里的怒火。

    燕柳山?俞笙只记得那山一个地处偏远的山区,连旅游景点都算不上,就只是一座荒山。

    “怎么了?”俞笙小心翼翼地在祁晟耳边问他。

    不知道为什么,这人从上车起就没给过她一个眼神,要不是她的右手还被他紧紧握在手里,她都要怀疑这男的上车是不是为了兜风。

    “……”一直沉默的男人看了她一眼,含蓄地瘪瘪嘴,最终憋出一句:“一会……你不要害怕。”

    俞笙:???

    哦,那还真不巧,她今天从一睁眼就开始处在惊怕中呢。

    又这样沉默了半个小时,蹲在车里的俞笙明显感觉车子行驶的路变颠婆了不少。

    “吴哥……”

    俞笙抬眼看到后视镜里那个王楠一双浮肿的眼睛,此刻正死死地盯着它们。

    “砰!”的一声巨响吓得俞笙全身一震。

    她和祁晟所在的集装箱右边的铁板突然被打开了,一片刺眼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身上。

    俞笙缩着身子,毫无安全感地瞅着右侧空荡荡的一片,这路也太特么窄了点!她怀疑这车半个车轮都在山外了。

    她这一个倒身就是粉身碎骨啊……

    冷汗浸透了俞笙的后背的衣物。

    ……不会是她想象的那样吧……

    “来吧,我们可怜的苦命鸳鸯……”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走近她们,一左一右地将它们粗鲁地拧起,推到集装箱的边沿。

    俞笙面无表情地看着脚底下的万丈深渊心里止不住地尖叫。

    她现在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你们的目标既然只是她身边那个男人那么可不可以留她一个小命?!

    俞笙张口想说出些什么求饶的话,可是她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喉咙里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自父亲欠债百万,她和母亲如同畜牲一般生活在这世间后,她一直可以熟练又无所谓的说出的那些自轻自贱和谄媚奉承的本事在这一瞬仿佛无了无踪迹了般。

    难道是她这两年功力退步了吗?

    俞笙当即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巴掌好让自己清醒清醒。

    就在她准备抽自己第三个巴掌的时候,自车厢打开一直被她刻意忽略的身边的男人突然靠了过来。

    “你……你干嘛……”俞笙有点心虚地不敢与男人对视。

    男人在她耳边轻喃,吐出三个字:

    “抱紧我。”

    哦,原来是泰坦尼克号的时间到了……

    俞笙拽着祁晟的衣领大吼:“你是不是有——啊——!!!”

    病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俞笙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

    女人刺耳的尖叫响彻山谷。

    俞笙闭着眼死死地抱着男人。

    然后,她下降的身体顿住了。

    ……?……得救了吗?

    可她明明感觉自己还在悬在空中啊?!

    俞笙一点一点地睁开眼,看到了脚底下云雾中的悬崖深谷。

    虽是意料之中,可她的眼泪还是涌了出来,缓缓地抬头,她看到的是一双有着利落的肌肉线条的双臂。

    这双臂牢牢地攀在斜飞而出的一根粗壮的树干上,而她牢牢地攀附在男人的身上。

    逆光中,男人低着头男人额角的汗水从下巴上滑落,与女人脸上的泪水混合在一起,俞笙原先以为他看的也是脚下的万丈深渊,后来才发现他看的是她,如墨染的玉般的眼眸,温润又深不见底。

    “嘭!”

    又一声枪响。

    祁晟突然闷哼一声,俞笙惊惧地看着男人肩膀上新出现的一个血洞,颤抖地朝后看去,只看到转角消失的车尾。

    “怎么办……”俞笙呜咽着,眼泪弄得脸上黏黏糊糊的,她却空不出手来擦掉。

    她刚才看清楚了,他们攀的这根树丫距山地有近两米。

    男人一个人爬上去还勉强可行,而带着一个100多斤重的女人以它们现在的处境是不可能攀上去的!

    更何况他现在肩膀上还中了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