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书小说
找书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她勾住他的脖颈

    “……赎罪?”

    “是……”女人抬含住男人的唇,一边吻着,一边慢慢地脱下自己的衣物。

    窗帘遮挡住炙热的阳光,午后的房间里静谧得只听得到两人衣物的摩擦声,女人的脚缓缓地从男人的小腿上移,停在大腿内侧,轻轻摩擦着勃起的阳物。

    在女人的抚摸下,男人的身体越来越僵硬,衬衫下鼓起的筋肉像小山般坚硬。

    “你……”男人的喉结上下跳动了一下。

    女人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口气:“你喜欢玩‘兔兔游戏’是吗?那我以后,经常陪你玩好不好?”

    男人白色的衬衫渐渐地被汗水浸透,女孩的唇缓缓下移隔着逐渐透明的衣物伸出红舌舔了舔男人胸口紫红色的茱萸。

    祁晟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将缠在他身上的女孩按在床上,俯身一口吻住一直在他身上点火的红唇,男人的舌头卷入俞笙的口中,狠狠地扫荡着她口里的津液,俞笙的舌根在几乎瞬间就被被男人吸得发麻。

    俞笙没有办法跟上男人汹涌的动作,她干脆放任自己嘴里的软肉,任由男人横行肆意,攻城掠地。

    良久,两人唇舌分开,一根剔透的丝线在空气中拉出。

    男人低头舔舐着女人耳颊的嫩肉,一路缓缓向下,床上两人衣服都已经在激烈的轻吻中褪下,他们赤裸地相拥着,他抱着她,她勾着他。

    俞笙看着眼睛里已经失去理智的男人。心里泛起一丝冷笑。

    呵,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几下就分不清东南西北,只知道扑在女人身上喘气。

    下身蓦地一痛,俞笙仰头,咬牙压住痛哼,唇齿间溢出一声低低宛转。

    祁晟胯间的巨物缓缓地挤进女人身下尚且红肿的花穴,本就硕大的东西一进入女人温暖的甬道便如海绵遇水一般又胀大几分,生生把底下的小穴挤成了一个“o”形。

    俞笙感受着男人巨物的变化,心中掠过一丝惊恐,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男人这次胀大的尺寸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

    男人的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将头埋在女人颈边,轻摇着胯,让自己的每个缝隙和沟槽都被女人穴内的块块软红嫩肉填满。

    紧接着男人的硕大缓缓抽离出女人的销魂窟,那红肉却好似不舍般挽留着男人的巨物,一寸一寸地从上面褪下,下一秒,又被残忍地如数捅入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