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书小说
找书  排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6章

    空间撕裂漩涡虽不及空间撕裂龙卷风那般厉害,碰上了就难逃一个死字,但却也已是是极为令人忌惮和恐惧的。在空间撕裂漩涡吸力最为强大的时候,机甲和人假若被卷进去也是要和被卷进空间撕裂龙卷风一个下场,被绞成碎片的。

    就算运气好点不被绞成碎片——

    遇上了空间撕裂漩涡也是得被不知道扔到哪个空间里去的,运气好点的还能被扔得近点,方便其他人搜救,远的就不知道被扔到个天涯海角去了,让人想搜救都搜救无门。

    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

    人类和人类所制造出的东西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曾经,有个军队在星河中作战时遇上了空间撕裂漩涡,整个军队的人都被卷了进去,不知道被扔到了那个荒蛮星球上去,怎么也联系不上外界,整个军队的人足足当了二十多年的鲁滨逊,在那不知名的荒蛮星球都发家致富奔小康自己组成一个小部落了,他们才被外界找到。

    段恒驾驶着机甲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曾吞噬了无数人的空间撕裂漩涡早已消失,只剩下了一点点残存的余波。

    让他想投身下去——

    都不可能做到。

    “搜救,马上搜救,通知下去吩咐游离各个分舵和旗下的星盗团马上对此次‘蝎尾座战役’迪亚斯和奥斯菲亚的参战人员进行搜救,让所有人都全力配合两国政府,一有可靠情报,立刻第一时间通知我。”段恒皱了皱眉,平复下自己错杂的心绪,很快打开了通讯频道,对自己的手下下达了命令。

    “是——”

    楚冽回到了奥斯菲亚军团,总算勉强是凭借着‘一字并肩王’的名头,暂时平复了奥斯菲亚军中因失去皇帝,并且在和长老会进行商议后,暂且对民众和国内其他势力封锁住了皇帝失踪的消息,全力组织军团和相关专家搜救起了普莱米斯。

    奥斯菲亚方面忙得团团转。

    迪亚斯这厢也是一团乱麻,他们失踪的将士远比奥斯菲亚多得多,搜救方面不像奥斯菲亚似的一无所获,而是隔三差五就能搜救出受伤的将士来,医疗舰队忙得脚不沾地。

    只最要紧的那几个核心人物——

    至今,都没被搜救出来。

    段恒在空间撕裂漩涡卷去两国包括战役核心人物在内的不少人后,大约两个小时便接到了白杨的来电,踌躇了下,段恒当即选择接通:“白杨中校。”

    “鬼主,你们游离因何反水?难道不知背信弃义在道上是最大的忌讳吗?还是,你以为你们游离的根基已经根深蒂固到我们迪亚斯政府无法动摇的地步。”白杨忙得焦头烂额再没心思和段恒寒暄,开口便是开门见山的质问。

    迪亚斯帝国亲王亲王妃,狂狮军团军团长齐齐失踪,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惊动得不止是长老院和皇太子,就连帝后都被惊动了,白杨自然也是闲不下来的。

    经迪亚斯各大相关数据专家推算——

    造成这次空间撕裂漩涡最大的缘由,便是战事拖延时间过长,机甲数量超限,而战事拖延时间过长的缘由,便是游离的临阵反水造就的。

    他们之前对这场战役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都计算得一清二楚——

    只有别人意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可谓为了万无一失做足了万全准备。

    如果,游离不曾反水的话,这钞蝎尾座战役’根本不可能拖延得了这么长时间,不待压垮空间的最后一根稻草,机甲睚眦赶来,他们理应就能诛杀奥斯菲亚皇帝普莱米斯,稳赢了这钞蝎尾座战役’.......

    虽然现在奥斯菲亚皇帝失踪,生死不明——

    他们迪亚斯也不算是输,但归根结底于他们而言还是付出的成本过于大了,他们迪亚斯的亲王和亲王的现在也是处于失踪状态,生死不知啊。

    现下两国都在进行搜救——

    谁也保不齐个万一,奥斯菲亚方面就不会在救回他们皇帝的同时,还把他们迪亚斯的亲王,亲王妃和狂狮军团军团长白昊俘虏了呀。

    在没救回人以前,白杨的心情糟糕极了。

    “我知道,站在游离鬼主的立场上,我理应秉公办理此事,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该做出反水这等有违道义的举动,此事是我背信弃义,是我错了......我也不敢狂妄自大到以为你们迪亚斯铲除不了游离,铲除不了我这个小小的海盗头子。”段恒知道白杨着急上火,倒也不生气。

    白杨定定看着他。

    段恒顿了顿,继而说道:“只是,站在私人感情上,我若不反这次的水,就是要违背自己的良心......往后日日夜夜只怕都要于心难安。”

    “违背你自己的良心?往后日日夜夜都要于心不安?”白杨一字一顿的重复,被气到了不行:“当初,你为了游离毅然决然离开我哥哥,连头都不回,连一声解释都没有的时候,你怎么不拷问拷问你自己的良心?你怎么就没有感觉到日日夜夜于心不安呢?”

    他是因为信任段恒——

    才将此等大事委托给段恒和游离的,但万万没想到段恒竟会为了他人反水,为了利益半点也不惦念顾及他们一家和他之间的旧情。

    “我曾经,已经为了保住游离,做过一次放弃自己私情的事了。这一回,我只想随心,实在是不能再为了游离,不顾自己的感情和良心了。哪怕,你们迪亚斯往后要把我们游离列为拒绝往来户,甚至动了想要铲除我们的心思......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么选择。”段恒知道不管自己有再多的理由,都没法改变自己背信弃义,违背道义的事实。

    但是,他又实在是不能眼见着白昊做下——

    亲手弑父这等天理难容的事。

    白杨深深看着他:“奥斯菲亚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才能这么理直气壮地反水,而且还能认为不反水就会良心不安......难不成在你眼里,我哥哥和你之间的感情,我们一家和你之间的感情就什么也不是吗?”

    他就是愿意相信段恒还有解释——

    会这么做是有隐情的,才阻止了迪亚斯长老会直接对游离对段恒发难,自己致电亲自来质问他,想找段恒讨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们怎么说也曾是一家人。

    白杨和段恒相处得也还算不错,就算白昊和段恒现在不好了,但白杨和段恒之间也还是有旧谊不会因为这个就轻易断了。

    “我就是惦念白昊曾经给予过我的方便,看重你们一家曾经对我的好......我才会出此下策。”段恒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该隐瞒白杨,以免以后形成更大的人伦悲剧。

    白杨不傻,当即听出了他话里的言外之意:“.....你什么意思?”

    “你.....你知道你和白昊的alpha父亲是谁吗?”段恒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委实不知该如何和白杨启口,这温迪一直隐瞒深藏着不愿说出——

    却被他隐约猜测到的这段关于白昊,白杨兄弟身世的□□。

    白杨眉心紧皱,不知段恒为何会突然问及自己的alpha父亲身份,心中隐隐生出了种隐晦的猜想来:“......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你不是知道吗?”

    “我爸爸和父亲都是omega,但在他们当年结婚的时候,外人却并不知道。所有人都当我爹地是个alpha......所以,我爸爸为了帮父亲更好的更彻底的隐藏alpha身份,而他自己本身也不愿意和alpha在一起,被alpha标记。这才有了我和白昊,我们是试管婴儿,我们血缘意义上的alpha父亲不过是个基因提供者罢了。和我们和我爸爸之间再没有其他什么关系了,他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白杨极其缓慢的说道。

    这么多年以来——

    他和白昊从来没有追问过温迪他们的alpha父亲到底是谁,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都怀疑很可能连温迪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兄弟的另一半基因提供者是谁。

    可现下段恒却突然又把这个‘人’翻了出来着重提出,这容不得白杨不去怀疑,猜忌着其中有何关联:“你知道了那个人的身份?他在奥斯菲亚军中......甚至在蝎尾座星系的战场上?”